央廣網廣州6月23日消息(記者韋雪)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廣州市“恩寧路”有兩百多年曆史是廣州現存歷史悠久、不同年代建築形態最豐富的街區, 它與其他幾條路連接構成了廣州最完整和最長的騎樓街,分佈了十幾處文物古跡。
  從2007年起,恩寧路成為廣州舊城改造新模式試點,作為“廣州市第一批舊城改造項目”,如今八年過去,項目改造仍未完工。恩寧路的改造為什麼這樣難?對於全國各地的舊城改造,恩寧路的改造又有著怎樣的啟示意義?
  對於恩寧路的舊城改造項目,住在這裡的居民們用的最多的評價是“八年抗戰”:
  居民:八年抗戰,正宗的八年抗戰,這裡是最早的(舊城改造項目),也是搞得最糟的。
  這場曠日持久的拉鋸戰始於2006年,那年11月,“恩寧路連片危破房改造項目”正式啟動,這也是廣州市的第一個舊城改造項目。
  廣州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湯國華:這個是由政府來做一個危房改造,叫連片危房改造,一個政府工程。他改造的目的最初的想法是居民的改善,另外在市政方面也有所改善。
  恩寧路街區內遍佈騎樓和西關大屋,也曾因居住了大量的粵劇名伶而被看做是粵劇文化的發祥地,是廣州的一個名片。如今,這張名片不再光鮮。對於改造前的恩寧路,廣州市荔灣區更新改造辦公室給出的評價是“天晴怕火災、下雨怕塌樓,公共基礎設施薄弱,低收入家庭、殘疾人、外來流動人員等弱勢群體聚居,居民群眾生活環境亟待改善。”
  這個由政府主導的舊城改造項目,從一開始便舉步維艱。除了改善居民環境,盡可能的獲取經濟利益也成了改造所追求的目標之一。
  荔灣區最初提出的改造方案是“原地回遷式改造”,將規劃範圍內的建築“全部拆除”,希望能將恩寧路打造成上海新天地那樣的時尚休閑地。而這樣的方案在恩寧路居民中遭到了強烈反對,一百八十多戶居民聯名上書,要求政府重新規劃。湯國華認為,這種追求經濟效益的方案違背了“舊城改造”的初衷。
  湯國華:上海新天地他根本就是說把窮人牽走把富人引進來,僅通過新天地一塊旅游區帶旺當地旅游。你看周圍建的東西都是高層,都是有錢人的,他原來的居民都搬到很遠的地方了,我們也都調查過,這個不適合恩寧路的模式。就達不到原來最初舊城改造的目的,最初是危破房連片改造,他口號是這樣的。
  從2007年到2011年,改造方案四易其稿,未來的恩寧路要變成什麼樣,一直沒有定論。規劃雖然難產,但轟轟烈烈的拆遷卻走在了規劃的前面:
  居民:拆的非常快,就一個星期就已經整條街就不見了,就一個星期就變成了一片空地了。
  老式建築一棟棟消失,街區里的居民也在銳減,2007年1950戶的動遷居民,如今剩下不足兩百戶。一棟棟歷史建築在推土機的轟鳴聲中消失也成了不少人心中永遠的痛:
  居民:本來都是好的,很多是好的。我們掛牌比較遲,掛牌後又沒有好好保護,不斷給人偷,不斷破壞,所以到目前基本上都達不到文物條件了很多都。
  在爭議聲中,恩寧路的第五版規劃方案出台,方案一改之前追求經濟平衡的做法,將歷史文化的保護與傳承作為恩寧路改造的第一目的。方案的主要設計者華南理工大學建築學院教授王世福介紹說:“我們首先是對這個事進行了價值觀的根本改變。我們09年夏天接手的時候,拆遷已經進行到了相當的程度,我們面臨的是還是相當部分有價值的建築物,包括現在的粵劇博物館,也有相當的場地已經被拆除,這是我們的工作起點。”
  最新版的恩寧路規劃方案,是荔灣區政府通過邀請著名規劃、文物保護、建築、人大代表等專家組建“恩寧路舊城改造項目專家顧問組”,對恩寧路保護與更新方案進行嚴格把關和審查,通過民眾參與、數易其稿後而形成最終成果。被認為是“意義重大的突破”。但是這個“突破重大”的方案最終卻並未完成恩寧路的改造。
  如今,留守的居民們更懷念的反而是八年之前的家園:
  居民:以前這條街是很安靜的,外國那些人都走這條街,很乾凈,你看看我們都自己搞衛生,搞得這條街很好。
  以前的鄰居搬走,房屋隨之推倒,日積月累,瓦礫堆變成垃圾堆,沒人管理,留守在恩寧路的居民搞不清楚,恩寧路的改造實施到了哪一步,他們未來的家園究竟要變成什麼樣子。
  居民:改了好多名稱,危破房,又城市更新,現在又改了老城區旅游景點一條街,但是規劃都沒有呢,掛牌是籌備的。
  總體規劃雖然出台,但詳細的方案卻至今沒有落地。具體方案何時出台?廣州市荔灣區更新改造辦公室也沒有明確的答案。在寄給記者的書面答覆中,更新辦表示,恩寧路改造“目前正按照控規要求深化編製修建性詳細規劃。”至於這個詳細規劃究竟是什麼內容,更新辦的工作人員沒有回答:
  工作人員:整個項目的最終規劃方案現在還是在協調。11年的規劃是出了一稿,07年也出過,反正現在有規劃,可能現在要重新再調了。
  在人們眼裡,恩寧路仍然是一個拆得七零八落的大工地、爛攤子。街區內的房屋年久失修,一天天殘破,具體的規劃方案遲遲沒有出台,有人認為,恩寧路目前的狀況有爛尾的嫌疑。
  居民:拆遷辦不知道我該怎麼拆,規劃覺得我繼續做下去我不知道該怎麼做,居民又不知道你想幹嘛,到底是繼續拆呢還是我們可以留呢?然後就處於一個僵局,然後就爛尾了。
  在湯國華看來,對於歷史街區保護,要得出結論,首先還是應該形成討論。
  湯國華:這八年其實就是摸著石頭過河,不斷的碰壁,到現在還沒從碰壁中找出教訓。到底舊城改造應該怎麼走,沒有很好的去研究,這些東西應該發動多點人來評。為什麼這條路那麼曲折,到現在還不成功,政府必須要坦然的對待的,不能遮遮掩掩。
  恩寧路改造試點引爆了舊城改造的多種矛盾,也曾留下教訓、啟迪, 恩寧路八年的糾結不僅應該成為今後廣州舊城更新的風向標與探路者,更應該為今後國內歷史街區保護提供借鑒。而推動征收制度的變革,開創歷史文化保護先河,下一步究竟該如何破局?今後涉及歷史街區的舊城改造項目該如何避免恩寧路的尷尬。中國之聲將繼續關註。  (原標題:廣州最美老街“恩寧路”改造工程歷時八年陷入停頓)
創作者介紹

Dating

bdvrhw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